今天的網絡文學,已不僅僅是一個文學現象,它同時已經輻射到文化產業以及大眾文化,它是這個時代非常典型的,文藝產業和大眾文化的結合體。
  網絡文學專家夏烈說,2014年是中國網絡文學具有轉折意味的重要年份。不是說這一年的網絡小說有多麼不同,而是說與網絡文學緊密相關的國家政策、產業環境、文壇介入都有關鍵性的發力,很多事件開始發生,更多事件由此醞釀。
  而浙江網絡文學一直都是領頭羊和試驗田,因此,在一年即將結束之時,我們邀請了來自幾個界別的,但都與網絡文學有交集的專家,他們對網絡文學最近幾年的發展,尤其是浙江網絡作家,都比較熟悉。
  他們以數據和作品來說話,以內行的眼光評定出一個有見地的2014年浙江網絡作家排行榜單,並結合前三甲進行點評,以此致敬過去的一年並提醒未來的一年。
  天蠶土豆
  天蠶土豆的《大主宰》,從2013年開始連載,至今尚未完結。
  在異世大陸這個網絡小說類型中,《大主宰》算是上乘之作,它延續了天蠶土豆在《鬥破蒼穹》這部頂峰之作的水準。而天蠶土豆也是目前全國網絡文學網站中最一線的活躍的網絡作家。
  天蠶土豆的“娘家”起點中文網,今年曾拿著1000萬上門來要他一個小說的游戲改編權,結果被他婉拒了。最主要的原因,是天蠶土豆是國內網絡作家知識產權改編和交易形勢最好的之一——下游的產業鏈對他作品的需求非常旺盛,紙質出版、數字閱讀、動漫改編、游戲改編,連對玄幻作品頗有難度的影視版權也被趨之若鶩地買走,所以IP值日益走高。
  1000萬,在兩年前,對游戲版權來說還是個天價,但現在對土豆來講,卻還是可以擱置再談的。他的作品,大部分都落地了,《鬥破蒼穹》的漫畫版和游戲版,都不乏讀者和玩家。哪怕像《大主宰》,還沒完結,但漫畫已經有改編了,手游也有了。
  如今國內的網絡作家裡,天蠶土豆可以排在新生代前三甲。另一個可以媲美的,是唐家三少。唐家三少的作品也得到了全面改編,在今年的網絡作家富豪榜上,唐家三少2014年的版稅收入為5000萬元,居首位。天蠶土豆的版稅收入為2550萬元,居第三位。
  天蠶土豆從2009年發表《鬥破蒼穹》成名到現在,也不過5年時間。異世大陸是網絡文學類型里,很受網民讀者(尤其男讀者)歡迎的一個類別,是“男頻”的熱點。放在一個架空的古代感的時空里,不落實真實的朝代,故事里的人間,除王朝或家族生活外,則都是以修煉者為尊的玄幻世界,頗具舊時仙俠小說的影子。主人公的成長歷程折射了當下年輕人的情感情緒,勵志熱血、不斷修煉,逐漸成為強者。相較於其他作者的同類小說而言,天蠶土豆的人物駕馭更為從容合理,心理過程細膩,在力量為王的視角外也擅長寫好兩性的恩怨情仇,價值觀把握也比較正。
  天蠶土豆有非常好的適應市場和適應讀者的能力,他的小說被網文界作為“小白文”的典型,就是指沒有難度讀起來很通俗的消遣作品——大眾通俗閱讀,本身就有一個向度是娛樂消遣,少動腦筋少花腦力。天蠶土豆無疑是適應這撥讀者潮流的,從時代文化的角度也無可非議。
  烽火戲諸侯
  烽火戲諸侯的《雪中悍刀行》可以說是東方玄幻仙俠類型里的佼佼者。在《雪中悍刀行》里,烽火戲諸侯塑造的人物非常多,他企圖構架一個較大的歷史場面。
  《雪中悍刀行》,已經出版了7冊,口碑和市場反饋不錯。影視版權也在洽談當中。過去烽火戲諸侯先後開過20餘部網絡長篇的口子,但大多沒有完結,因之被網民讀者戲稱為“大內總管”,這也妨礙了其版權衍生,而本年度走熱的《雪中悍刀行》是烽火向讀者許諾一定會寫完的作品,這也為他帶來了更高的衍生價值。
  烽火戲諸侯的文學水準,是通俗作家裡特別好的。這類作家,被譽為網文界的“文青”,他們對小說的語言、人物形象、小說結構,都比較講究。
  更講究的是,烽火戲諸侯喜歡把古典詩詞移入小說或者自己原創古詩詞,讓小說主人公來吟誦,表情達意、塑造性格。烽火戲諸侯能寫古詩詞,這也是過去新武俠小說名家如梁羽生等經常炫耀的,是一種有文化的通俗小說家的標記。他們的文脈繼承,因此更加傳統、深厚,骨子裡是中國傳統文化和古典小說的愛好者,能吸收當代小說的好處,對古典小說的模仿也比較華美。這就讓人想到《甄嬛傳》的紅,比如“甄嬛體”,也就是借鑒了《紅樓夢》的語言。
  關於古典文學基礎和喜好,需要贅一言的是,烽火之前,還有浙江網絡作家滄月、燕壘生、流瀲紫等。可以說,他們都是對傳統詩詞比較熟悉和精通的,偷了很多拳。
  南派三叔
  必須承認,南派三叔的IP值高,新聞多,持續推動能力強,某種意義上,他正在塑造個人IP值的神話。
  別的作家IP值高,是因為年年有新作,而南派是單吃“盜墓”這一口,但個人品牌卻不斷積蓄,影響力關註度不停積累,始終是新聞人物。
  從作家到明星,現在則成了企業家、投資人——這樣的三級跳,並不是他年年有新作,恰恰是他始終在完成各種可能性。當然,他也要付出別樣的代價,封筆、自爆出軌、精神問題的疾病前兆,然後銷聲匿跡又逐漸復出,以投資人形象示人,近兩年的歷程證明,南派三叔是個“打不死的小強”。
  他的影視改編也比較成功。比如,《盜墓筆記》的影視改編消息,以及《盜墓筆記》的舞臺劇。一年來,舞臺劇《盜墓筆記1》全國演出77場,總票房達3500萬元;《盜墓筆記2》在上海演出45場,票房達2000萬元以上。
  同時,南派三叔《盜墓筆記》的文創產品延伸也可圈可點,有筆記本、畫冊,也有同人志等,都由他自己投資的出版公司向全國發行。可以說,2014年的南派三叔,依舊在續寫他“粉絲經濟”的典型範式。
  《盜墓筆記》是一個開宗立派的作品,在對網絡文學做評價的時候,能夠對新類型進行開拓和提升的作者和作品,格外被人記取,同樣也會被研究者反覆說及。講“盜墓類”無法繞開《鬼吹燈》和《盜墓筆記》,恰如講“後宮類”無法跳過《後宮·甄嬛傳》,講歷史類無法忽略《明朝那些事兒》一樣。
  (原標題:他們,踩準了潮流,成了千萬級大神)
創作者介紹

運動

bqzxipcwehu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